仔细算了下时间,1899年相遇,两个月后分手,十个月之后是1900年的6月,然后到1901年,也就是半岁到一岁半,刚好呢(闭嘴)。

想到先写一点的观后猜想

主要是影射这块。

1、Leta对应AD,很明显了。

从二子一女的预言、到因为怨念误杀自己弟妹,到被排挤(AD被排挤的情况和Leta不同,但是在魔法界他家一直就因父亲对麻瓜动手被排挤)。Leta因为不均衡的爱讨厌弟弟,AD对他弟妹也是会讨厌的,讨厌他们束缚自己。AD说悔恨自己爱他们还不够多,因为他很清楚,从始至终他都没法再爱他们更多,他的爱留给了能让他解放自己的GG,分不出更多的情感上的爱给自己家人,只能理智上去尊重、保护。

渡鸟和凤凰,都是小小的。纽特给了Leta渡鸦,看GG对凤凰的了解程度,也许当年AD也是曾经有个小凤凰(大部分人看到最后凤凰出来,不就渡鸦和凤凰不分么),两人一起让它成...

忽然想起来一件事……AD在LV这件事上算是相当看重预言的力量,果然还是……【。】三岁看老啊。

虽然LoS,黄金魂,E0各种被骂OOC,有的地方倒是很一以贯之的,比如迪斯的谐星定位,艾撒的大亲友定位,艾俄洛斯早在死前预知日后雅典娜由谁带回来。(所以艾俄洛斯其实是星见吗。)还有为什么这么巧去女神殿撞见撒加要杀雅典娜,包括死不告知女神那方人,伪教皇是撒加。

今天整理了下旧文(?)发现难怪我不想发LOF(喂),明明不着一字,尽得肉味(。) @今朝啼鸟 这算是技术水平上升了吗?看来在LOF主业只能发暖COS了,一定不会被删的(喂)

【祝白】有客南来

今年冬天来得迟去得晚,情人节前几日,白锦锦偷偷抱着准备送给钟离梓的巧克力,毅然前往羲王府。苹果惯常有阳历二月十四送巧克力的习俗,这一风俗在云端也流传许久颇有声势。自从在苹果见识过那么多种类的巧克力,白锦锦对这个远方传来的节日更是心向往之。

虽自私奔之后管束愈严,但去羲王府父亲向来不会反对。方送了财神,又赶着过上元,白锦锦双手抱着竹盒坐在马车里,也顾不得看外头多么热闹,心思早飞去了洛川城。

竹盒上雕着霁月兰,白锦锦摸着凹凸的纹饰,便觉心头一暖。

不消一会儿,便到了王府。王府的侍从禀报说羲王不在,老王爷回了山上道观,锦锦小姐可自便。

白锦锦听闻,信步走到王府梅园前,惯例见到落了锁的月洞门。...

【祝白】浮舟6·胧月

白永羲虽然躺下,精神倒不太差,反而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,祝羽弦虽然警醒,却不是难以入眠的人。两人背对背睡着,祝羽弦睁着眼看了会儿窗外,终于听到白永羲坐起来的动静。对方深呼吸着,双手蒙了脸。祝羽弦抚上他的背,甚至能察觉细微的颤抖。

“怎么了?需要安眠药?”祝羽弦也坐了起来,借着月光查看白永羲的脸色。

虽然月光朦胧,祝羽弦拉下白永羲遮着脸的手,撩开他额前浸了冷汗的碎发,依然能看出白永羲正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感情,不令之表现在脸上。

“做噩梦了?”

“也许吧,我不记得了。”白永羲竖起枕头靠在床头,双腿蜷起用手抱住,把自己沉在绵软的枕头中,“把你吵醒了?”

“你睡眠质量很少这么差。”祝羽弦掀开...

【祝白】浮舟5·泥路

虽然浮梦岛常年无人,但是补给点每隔几个月,便会来人稍作整理,是以祝羽弦也没怎么花力气,只是清了清灰,取出一床被子在屋外的晾衣架上晒了,便走到白永羲身边,递给他一块洗衣皂,看他洗衣服。

白永羲方才已把衣服浸得透湿,在水中泡了好一会儿,接过肥皂,便拖了衣服放在一块干净平整的石板上,打上肥皂,用手搓着。

“要我帮你吗?”祝羽弦蹲到白永羲身边。白永羲果然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,哪怕东海滨那次,出门在外,也是少爷派头,果然很少亲手洗衣,那动作虽然没毛病,却是相当的不熟练。

白永羲看到祝羽弦的手伸来抓衣服,一手挡开:“我答应的事必然会做好。你去找找……”

“嗯?”祝羽弦温柔地哼了一声,下面的话白...

【祝白】浮舟3·犀照

趴在湿冷的夹板上想着这两日的事,有些麻木,哪怕有祝羽弦的手抵在他背心的热度,也不过是杯水车薪。白永羲忍着仿佛窜入四肢百骸的海水夹雨水想,与祝羽弦着棋那一日一夜,他是怎么完全忽视了那森冷的雨?

海上的暴风雨瞬息而来疏忽而去,暴雨之前还是金乌坠海,雨停之后已是明月东升。祝羽弦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背上撤去。白永羲见祝羽弦背对着他,脱了衣服,绞出里头的水,叹了口气,也背对着他,将衣服绞了,套回身上——这衣服再精贵,到该报废的时候,也没什么舍不得。

“白永羲。”祝羽弦忽然叫他。两人一个站头,一个站尾,不用祝羽弦告诉他到底想说什么,白永羲便知道了。

海上浮起了蓝莹莹的光,他们曾在东海滨见过,那是微生...

【祝白】浮舟2·惊魄

两天前,祝羽弦发现自己一觉醒来躺在海面上,周围除了一桶淡水什么都没有的时候,不可谓不震惊,虽然几分钟后他便安心了——因为看到白永羲穿着睡衣、衣襟大敞地从一团氤氲着的绿雾中步出——再怎么样,之前这个位置,什么也没有,而白永羲也不会变魔术。

有人搞鬼,但至少他现在有了个同伴不是?

“‘是时江月初生魄,飞焰照山栖鸟惊。’你见到了什么?”祝羽弦见他来也不客气。抬手就伸进白永羲衣襟,在他胸口上上下下摸了一遍——都是热的,果然是整个活人都被搬来了。

“这种技术水平,十之八九是废墟有人动了手脚。”白永羲推开他摸上自己胸前的手,拉上衣襟,毫不迟疑地回答道。

那个被废弃的岛屿,岛上还不知是否有真的活人,...

1 / 11

© 青灯悬镜 | Powered by LOFTER